OA系统

戏说“三观”

  • 发布时间:2014-02-28 00:00

戏说“三观”

  “三观”是什么?通常指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

  “三观”的重点是一个“观”字,观者,看待也。因此“三观”就是人们对事物价值、对人生、对世界的看法与观点。

  “观”的主体是人,因此凡是“观”就难免会带有个人的主观取向和感情色彩,难免自以为是,产生真理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幻觉。

  世间的每个人都不一样,因此社会上的“三观”必然呈现出千姿百态,如果能以包容的心态来观,就会发现这世界还真是牛人遍地、奇芭横行,吸引你的眼球、震撼你的心灵。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世界俨然成了现实社会的缩影,虚拟的江湖。网络上的各种意见及行为,就是当今社会各种“观”淋漓尽致的表达。一段时间以来,“毁三观”、“碎节操”、“无底线”居然成了网络上的流行语,更是让人感叹“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传统意义上的“三观”(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节操”(节气操守)、“底线”(道德底线)不断被冲击、被突破,“没有最…,只有更…”竟然成了一种搏眼球、拼出位、求关注的行为逻辑,因为人们相信这是个“眼球经济时代”,只要能吸引眼球,可以不择手段。那些以往约定俗成、口耳相传,写在典籍中、印在课本上,对事对物、为人处事的基本观念和行为准则成了不断被调侃、被挑战、被嘲笑的对象。真不知该为人们自由意志的空前绽放喝彩,还是该为本就十分脆弱无力的传统文化和道德悲哀。也许这是中国社会在经历长时间的集体无意识年代后,“沉默的大多数”的个体意识终于苏醒过来,并在极短的时间内进入个性张扬的年代,人们为表达而表达,为张扬而张扬,当大家都见惯不怪以后,时间会让一切淡下来。

  一个“毁”、一个“碎”,传神地表现了咱们中国人对破旧立新的喜爱。革命的逻辑是不破不立,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就要打破坛坛罐罐!于是霸王项羽可以肆无忌惮地把巍峨传奇的阿房宫付之一炬。五千年中华史,有多少美轮美奂的宫殿城池、亭台楼榭都被毁了、破了、碎了。多少文明古迹和世间繁华因此消失无踪,成为历史的传说,而后世的人们只有通过考古发掘的碎片去想象和拼凑。

  老外把中国叫做China,China本意为瓷器,因为中国的瓷器曾让茹毛饮血的老外视为珍宝,并为之痴迷。也许一个以瓷器闻名的国家,一切东西也像瓷器一样易碎、易毁。China这个词的发音也绝:“拆哪”!真是意味深长啊!从古到今,中华大地上都在不停地“拆哪”!我们今天的城市管理者也很好地继承了这一传统:没有战火焚城,咱们就自己动手,拆东城建西城。于是,我们的城市就陷入拆了建、建好拆、拆了再建的循环,因为那是有传统的,只是苦了生活在其间的草民百姓。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迅猛发展,钢筋水泥筑就的高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各种商品琳琅满目,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物质生活,人们的各种欲望也被空前激发,如决堤的洪水般蔓延,人们不受约束的贪婪和自私的唯物主义充斥在这个世界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无数人相信,做人呢,最要紧是有钱。强大的无所不在的媒体也一直在向人们传递这样的信息:有钱才能像“土豪”那样过上让人羡慕的“高大上”的生活。

  现在给人的感觉,仿佛任何东西都能定个价,用钱来衡量,用钱来交换,钱似乎就是一切的标准。

  而衡量事物价值大小高低的标准就是所谓的“价值观”。

  简单说,“价值观”就是每样东西都可以有一个价格,比如美国人认为本·拉登的项上人头值5000万美金,被爱疯手机迷住的少年认为一部爱疯手机值自己的一粒肾!一样东西一个价,至于这个价格值不值,高了还是低了,则会因人而异、因时而变,没有绝对的。就像古话说的“中河失船,一壶千金。”当船在河流中央即将沉没时,一个可以救命的大葫芦抵得上千两的黄金。因为跟命相比,千金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活命,倾尽家财都行。

  当然也有人认为这世间还有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比如,君子坚持“不义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追求自由的仁人志士更认为“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身心的自由比生命和爱情都可贵,为此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如果非要在“自由”的项下标一个价格,只有二个字:无价。

  如果认真分析反省一下我们的所作所为,你会发现,其实我们每个人行为的后面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那就是我们每个人自己选择和认定的价值观——我们判断事物的是非标准、好坏标准、贵贱标准、取舍原则。马年春节,央视关于家风的民调,让人们能够暂时把钱的问题放在一边,共同回味和思考那已经快被人们遗忘的家风问题。家风是什么?我们有家风吗?家风对我们每个人意味着什么,对我们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家风需不需要、值不值得继承和发扬。而所谓家风(家门风范),实质就是一个家族基本价值观的体现。就像一个企业的文化反映这个企业的核心价值观一样。

  谁都想让自己变得更有价值,谁都想拥有名贵的东西,凸显自己比别的小伙伴更成功、更有价值。马年春节收到的几乎都是马上有钱、马上发财的祝福短信,这是大众追求富裕美好生活的梦想,也集中反映出这个时代人民群众充满焦虑、急功近利的价值观。

  梦想是现在最有热度的一个词。无论是追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家国情怀和时代梦想,还是老百姓贴近现实的发财梦,都是大家关注和谈论的话题。当然,我们英茂企业也有属于自己的梦想,那就是做一家受人尊敬的民营企业,并努力成为一家英声茂实、基业常青的百年企业。

  梦想换个说法,也可以称之为理想,理想者,“理性的梦想也”。

  请问,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

  “生存,生存得比别人好,比别人有品质,比别人有尊严,最好像土豪那样生活。”这恐怕是当今社会一种具有代表性的人生理想。

  可是,难道这就是人生的全部?

  对于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你怎么看?这就涉及到“人生观”的问题了。

  “生从何来?死向何去?可有来生?人生到底有木有意义?这些问题,元芳你怎么看?”

  这些问题,可以说是人生观的终极问题,也是古今天字第一号的谜题,比“哥德巴赫猜想”还难解。古往今来不知已经难倒了多少英雄好汉!而且最要命的是,不管你是不是英雄,是不是土豪,是不是所谓的成功人士;不管你会不会、愿不愿意,每个人都得自己作答。

  我们究竟“生从何来?”,你也许会说,那还用问,每个人不都是妈妈生的么!那第一个妈妈是如何来的?是夏娃吗?是女娲吗?是上帝造的?还是猴子变来的?

  虽然学过生物学,读过进化论和基因工程,我至今还是搞不清楚这深奥的问题,但是偏偏还感兴趣。在工作之余,闲暇之时,仍会情不自禁地去想一想。虽然西谚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意思是这样的问题不是凡夫俗子所能探究的,但是,管祂笑不笑,我还是忍不住要思考!因为这是我的自由、我的权利。

  其次,“死向何去?可有来生?”。大家都默认有生就有死,是人都要死。伟大的万寿无疆的毛主席会死,超凡入圣的释迦牟尼佛会死,我等凡夫草民更是没有不死的道理。但是传说彭祖活了880岁,是真的吗?可惜大家都没见过。

  关于死,有许多有趣的说法:

  唯物主义者说:人死如灯灭!(于是乎我死以后哪管洪水滔天!)

  贪污腐败的共产党员说:我死后没脸去见马克思!(马克思您在哪里?)

  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也!(他闻的到底是什么道,能让人放心赴死?)

  毛主席说: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我只听说死人都比活人重,要不怎么都说死沉死沉的,轻于鸿毛岂不是成了天外飞仙?)

  古代的君子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莫非君子都不怕死?)

  狡猾的人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我爱听!)

  革命者/土匪砍头前说: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天知道!)

  人在痛苦难当时说:真是生不如死!(难道死了就没痛苦了?据说还有可怕的地狱啊!)

  人在倒霉时常说:真是活见鬼!(你见过鬼吗?)

  道家说:人可以长生不死,羽化登仙!(八仙的传说,可有谁见过?)

  佛家说:肉身无常,法身不死!(法身又是哪样东东?)

  佛有个名号叫“善逝” ,就是很会死。(难道其他人连死都不会?)

  老百姓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别无选择啊!)

  这许多说法,你信谁的?由于死亡的不可逆性和无法体验性,对于人死后世界的不可知往往让人感到手足无措、充满恐惧。不管一个人的死亡观如何,它都将深刻影响这个人的三观。

  你怕不怕死?反正我真的很怕死,我乃贪生怕死之辈!

  光阴似箭,短短的人生如白驹过隙,蓦然回首,人们总是会感叹“时间都去哪儿啦?”。虽然每个人的人生起跑线不一样,所走的路径也不一样,也许有人成土豪、有人做强巴,但是大家的终点却只有一个。

  道家说我们都是“向死而生”,从产房到墓地,朝着死亡前行,从来没有回头路的。法律面前不一定人人平等,但在死亡面前倒是谁都没有特权。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让人如此绝望且无助!

  人生如斯,你还有什么事看不开的,还有什么样的心结是化解不开的!活好当下,把握现在,往前看,凭着自己的良知走下去就好,在人生不间断的行走过程中,或独行,或结伴同游,欣赏沿途的风景,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体味自己的心境,也许人生一切的价值和意义就在这个过程中。

  至于有没有来生,也许不是关键,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至于精神的寄托,宗教的信仰,那应该是每个人的私事,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理性看,不管是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乃至孔教,都有共同的宗旨和伟大的情怀;相信因果报应;劝人积德行善,做善男子、善女人;好人会有福报,好人可以上天堂,甚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宗教可以安抚人们不安的、寂寞的、可怜的心灵,前提是你愿意相信。宗教对信念的力量,或者叫心的力量深信不疑,既然是信仰,那么“信则灵”就可以成为一个基本原则,当然你完全可以选择不信,因为那也是你的自由和权利。有句话说,如果你想去天堂,信与爱就是你的翅膀。你愿意相信吗?

  那世界呢?应该如何观这多姿多彩、让人爱又让人恨的世界?宇宙中有外星人吗?人类真是宇宙的灵长?有万能的上帝吗?

  伟大的释迦牟尼把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比喻成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一粒尘埃;他说宇宙中存在着无量的佛土,人类并不孤独;他还告诉我们世界的本质,那就是“缘起性空,性空缘起,因业轮回。”我们眼里的有形世界都会经历成、驻、坏、空的过程,都是无常的;同时,他又告诉我们,有一个美妙无比的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和观音菩萨都在那里,只要你依法修行,你也可以到那里去看一看,甚至常住在哪里。可问题是你感兴趣吗?你信吗?你愿意按照他教的方法去修行,去验证吗?那可是要用你的人生去做一个结果未知的实验。

  释迦牟尼把我们这个世界称之为娑婆世界,所谓娑婆就是好坏参半的意思。这跟道家讲的阴阳相伴是一样一样的。

  有人说,当下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有道理,就看你是从哪个角度观。因为娑婆世界的特点就是许多东西都具有“此人之肉,彼人之毒”的性质。

  我们中国的“娑婆”情况尤为典型:半市场半计划;半自由半垄断;“国” “民”分阶,城乡二元;物质丰盛精神空虚;希望与绝望交织;快乐与痛苦平分… 。

  我们在抱怨、批评、愤世嫉俗之后,还得收拾心情面对现实,被时代的洪流裹挟着前行,无可奈何的同时,经常被无力感笼罩,有木有?

  So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不能回避,那就直面它,拥抱它 ,就算是尝尽世间的酸甜苦辣,也要潇洒走一回。况且,如果从历史的角度看,我们能够生在这样一个风云激荡、日新月异的时代,远的不说,就是与我们的父辈相比,我们也是幸运的,因此我们真的应该感恩我们的父母,感恩上苍。

  我相信,我若能增一分善,这娑婆世界就会少一分恶;我若能多一点柔和,这娑婆世界就会少一点戾气;我若能多付出一点爱,这娑婆世界就会少一些恨。

  个体要改变社会和世界很难,但每一个人微小的善行都可以成为让这世界的天平向美好一面倾斜的力量。

  虽然我们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力都很渺小,但合起来却可以成为推动世界变好的强大的正能量。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了!

  (集团公司范昆供稿)

返回列表

戏说“三观”

戏说“三观”

  • 发布时间:2014-02-28 00:00

  “三观”是什么?通常指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

  “三观”的重点是一个“观”字,观者,看待也。因此“三观”就是人们对事物价值、对人生、对世界的看法与观点。

  “观”的主体是人,因此凡是“观”就难免会带有个人的主观取向和感情色彩,难免自以为是,产生真理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幻觉。

  世间的每个人都不一样,因此社会上的“三观”必然呈现出千姿百态,如果能以包容的心态来观,就会发现这世界还真是牛人遍地、奇芭横行,吸引你的眼球、震撼你的心灵。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世界俨然成了现实社会的缩影,虚拟的江湖。网络上的各种意见及行为,就是当今社会各种“观”淋漓尽致的表达。一段时间以来,“毁三观”、“碎节操”、“无底线”居然成了网络上的流行语,更是让人感叹“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传统意义上的“三观”(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节操”(节气操守)、“底线”(道德底线)不断被冲击、被突破,“没有最…,只有更…”竟然成了一种搏眼球、拼出位、求关注的行为逻辑,因为人们相信这是个“眼球经济时代”,只要能吸引眼球,可以不择手段。那些以往约定俗成、口耳相传,写在典籍中、印在课本上,对事对物、为人处事的基本观念和行为准则成了不断被调侃、被挑战、被嘲笑的对象。真不知该为人们自由意志的空前绽放喝彩,还是该为本就十分脆弱无力的传统文化和道德悲哀。也许这是中国社会在经历长时间的集体无意识年代后,“沉默的大多数”的个体意识终于苏醒过来,并在极短的时间内进入个性张扬的年代,人们为表达而表达,为张扬而张扬,当大家都见惯不怪以后,时间会让一切淡下来。

  一个“毁”、一个“碎”,传神地表现了咱们中国人对破旧立新的喜爱。革命的逻辑是不破不立,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就要打破坛坛罐罐!于是霸王项羽可以肆无忌惮地把巍峨传奇的阿房宫付之一炬。五千年中华史,有多少美轮美奂的宫殿城池、亭台楼榭都被毁了、破了、碎了。多少文明古迹和世间繁华因此消失无踪,成为历史的传说,而后世的人们只有通过考古发掘的碎片去想象和拼凑。

  老外把中国叫做China,China本意为瓷器,因为中国的瓷器曾让茹毛饮血的老外视为珍宝,并为之痴迷。也许一个以瓷器闻名的国家,一切东西也像瓷器一样易碎、易毁。China这个词的发音也绝:“拆哪”!真是意味深长啊!从古到今,中华大地上都在不停地“拆哪”!我们今天的城市管理者也很好地继承了这一传统:没有战火焚城,咱们就自己动手,拆东城建西城。于是,我们的城市就陷入拆了建、建好拆、拆了再建的循环,因为那是有传统的,只是苦了生活在其间的草民百姓。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迅猛发展,钢筋水泥筑就的高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各种商品琳琅满目,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物质生活,人们的各种欲望也被空前激发,如决堤的洪水般蔓延,人们不受约束的贪婪和自私的唯物主义充斥在这个世界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无数人相信,做人呢,最要紧是有钱。强大的无所不在的媒体也一直在向人们传递这样的信息:有钱才能像“土豪”那样过上让人羡慕的“高大上”的生活。

  现在给人的感觉,仿佛任何东西都能定个价,用钱来衡量,用钱来交换,钱似乎就是一切的标准。

  而衡量事物价值大小高低的标准就是所谓的“价值观”。

  简单说,“价值观”就是每样东西都可以有一个价格,比如美国人认为本·拉登的项上人头值5000万美金,被爱疯手机迷住的少年认为一部爱疯手机值自己的一粒肾!一样东西一个价,至于这个价格值不值,高了还是低了,则会因人而异、因时而变,没有绝对的。就像古话说的“中河失船,一壶千金。”当船在河流中央即将沉没时,一个可以救命的大葫芦抵得上千两的黄金。因为跟命相比,千金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活命,倾尽家财都行。

  当然也有人认为这世间还有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比如,君子坚持“不义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追求自由的仁人志士更认为“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身心的自由比生命和爱情都可贵,为此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如果非要在“自由”的项下标一个价格,只有二个字:无价。

  如果认真分析反省一下我们的所作所为,你会发现,其实我们每个人行为的后面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那就是我们每个人自己选择和认定的价值观——我们判断事物的是非标准、好坏标准、贵贱标准、取舍原则。马年春节,央视关于家风的民调,让人们能够暂时把钱的问题放在一边,共同回味和思考那已经快被人们遗忘的家风问题。家风是什么?我们有家风吗?家风对我们每个人意味着什么,对我们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家风需不需要、值不值得继承和发扬。而所谓家风(家门风范),实质就是一个家族基本价值观的体现。就像一个企业的文化反映这个企业的核心价值观一样。

  谁都想让自己变得更有价值,谁都想拥有名贵的东西,凸显自己比别的小伙伴更成功、更有价值。马年春节收到的几乎都是马上有钱、马上发财的祝福短信,这是大众追求富裕美好生活的梦想,也集中反映出这个时代人民群众充满焦虑、急功近利的价值观。

  梦想是现在最有热度的一个词。无论是追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家国情怀和时代梦想,还是老百姓贴近现实的发财梦,都是大家关注和谈论的话题。当然,我们英茂企业也有属于自己的梦想,那就是做一家受人尊敬的民营企业,并努力成为一家英声茂实、基业常青的百年企业。

  梦想换个说法,也可以称之为理想,理想者,“理性的梦想也”。

  请问,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

  “生存,生存得比别人好,比别人有品质,比别人有尊严,最好像土豪那样生活。”这恐怕是当今社会一种具有代表性的人生理想。

  可是,难道这就是人生的全部?

  对于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你怎么看?这就涉及到“人生观”的问题了。

  “生从何来?死向何去?可有来生?人生到底有木有意义?这些问题,元芳你怎么看?”

  这些问题,可以说是人生观的终极问题,也是古今天字第一号的谜题,比“哥德巴赫猜想”还难解。古往今来不知已经难倒了多少英雄好汉!而且最要命的是,不管你是不是英雄,是不是土豪,是不是所谓的成功人士;不管你会不会、愿不愿意,每个人都得自己作答。

  我们究竟“生从何来?”,你也许会说,那还用问,每个人不都是妈妈生的么!那第一个妈妈是如何来的?是夏娃吗?是女娲吗?是上帝造的?还是猴子变来的?

  虽然学过生物学,读过进化论和基因工程,我至今还是搞不清楚这深奥的问题,但是偏偏还感兴趣。在工作之余,闲暇之时,仍会情不自禁地去想一想。虽然西谚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意思是这样的问题不是凡夫俗子所能探究的,但是,管祂笑不笑,我还是忍不住要思考!因为这是我的自由、我的权利。

  其次,“死向何去?可有来生?”。大家都默认有生就有死,是人都要死。伟大的万寿无疆的毛主席会死,超凡入圣的释迦牟尼佛会死,我等凡夫草民更是没有不死的道理。但是传说彭祖活了880岁,是真的吗?可惜大家都没见过。

  关于死,有许多有趣的说法:

  唯物主义者说:人死如灯灭!(于是乎我死以后哪管洪水滔天!)

  贪污腐败的共产党员说:我死后没脸去见马克思!(马克思您在哪里?)

  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也!(他闻的到底是什么道,能让人放心赴死?)

  毛主席说: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我只听说死人都比活人重,要不怎么都说死沉死沉的,轻于鸿毛岂不是成了天外飞仙?)

  古代的君子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莫非君子都不怕死?)

  狡猾的人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我爱听!)

  革命者/土匪砍头前说: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天知道!)

  人在痛苦难当时说:真是生不如死!(难道死了就没痛苦了?据说还有可怕的地狱啊!)

  人在倒霉时常说:真是活见鬼!(你见过鬼吗?)

  道家说:人可以长生不死,羽化登仙!(八仙的传说,可有谁见过?)

  佛家说:肉身无常,法身不死!(法身又是哪样东东?)

  佛有个名号叫“善逝” ,就是很会死。(难道其他人连死都不会?)

  老百姓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别无选择啊!)

  这许多说法,你信谁的?由于死亡的不可逆性和无法体验性,对于人死后世界的不可知往往让人感到手足无措、充满恐惧。不管一个人的死亡观如何,它都将深刻影响这个人的三观。

  你怕不怕死?反正我真的很怕死,我乃贪生怕死之辈!

  光阴似箭,短短的人生如白驹过隙,蓦然回首,人们总是会感叹“时间都去哪儿啦?”。虽然每个人的人生起跑线不一样,所走的路径也不一样,也许有人成土豪、有人做强巴,但是大家的终点却只有一个。

  道家说我们都是“向死而生”,从产房到墓地,朝着死亡前行,从来没有回头路的。法律面前不一定人人平等,但在死亡面前倒是谁都没有特权。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让人如此绝望且无助!

  人生如斯,你还有什么事看不开的,还有什么样的心结是化解不开的!活好当下,把握现在,往前看,凭着自己的良知走下去就好,在人生不间断的行走过程中,或独行,或结伴同游,欣赏沿途的风景,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体味自己的心境,也许人生一切的价值和意义就在这个过程中。

  至于有没有来生,也许不是关键,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至于精神的寄托,宗教的信仰,那应该是每个人的私事,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理性看,不管是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乃至孔教,都有共同的宗旨和伟大的情怀;相信因果报应;劝人积德行善,做善男子、善女人;好人会有福报,好人可以上天堂,甚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宗教可以安抚人们不安的、寂寞的、可怜的心灵,前提是你愿意相信。宗教对信念的力量,或者叫心的力量深信不疑,既然是信仰,那么“信则灵”就可以成为一个基本原则,当然你完全可以选择不信,因为那也是你的自由和权利。有句话说,如果你想去天堂,信与爱就是你的翅膀。你愿意相信吗?

  那世界呢?应该如何观这多姿多彩、让人爱又让人恨的世界?宇宙中有外星人吗?人类真是宇宙的灵长?有万能的上帝吗?

  伟大的释迦牟尼把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比喻成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一粒尘埃;他说宇宙中存在着无量的佛土,人类并不孤独;他还告诉我们世界的本质,那就是“缘起性空,性空缘起,因业轮回。”我们眼里的有形世界都会经历成、驻、坏、空的过程,都是无常的;同时,他又告诉我们,有一个美妙无比的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和观音菩萨都在那里,只要你依法修行,你也可以到那里去看一看,甚至常住在哪里。可问题是你感兴趣吗?你信吗?你愿意按照他教的方法去修行,去验证吗?那可是要用你的人生去做一个结果未知的实验。

  释迦牟尼把我们这个世界称之为娑婆世界,所谓娑婆就是好坏参半的意思。这跟道家讲的阴阳相伴是一样一样的。

  有人说,当下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有道理,就看你是从哪个角度观。因为娑婆世界的特点就是许多东西都具有“此人之肉,彼人之毒”的性质。

  我们中国的“娑婆”情况尤为典型:半市场半计划;半自由半垄断;“国” “民”分阶,城乡二元;物质丰盛精神空虚;希望与绝望交织;快乐与痛苦平分… 。

  我们在抱怨、批评、愤世嫉俗之后,还得收拾心情面对现实,被时代的洪流裹挟着前行,无可奈何的同时,经常被无力感笼罩,有木有?

  So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不能回避,那就直面它,拥抱它 ,就算是尝尽世间的酸甜苦辣,也要潇洒走一回。况且,如果从历史的角度看,我们能够生在这样一个风云激荡、日新月异的时代,远的不说,就是与我们的父辈相比,我们也是幸运的,因此我们真的应该感恩我们的父母,感恩上苍。

  我相信,我若能增一分善,这娑婆世界就会少一分恶;我若能多一点柔和,这娑婆世界就会少一点戾气;我若能多付出一点爱,这娑婆世界就会少一些恨。

  个体要改变社会和世界很难,但每一个人微小的善行都可以成为让这世界的天平向美好一面倾斜的力量。

  虽然我们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力都很渺小,但合起来却可以成为推动世界变好的强大的正能量。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了!

  (集团公司范昆供稿)

返回列表
云南英茂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滇ICP备11003426号
sy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