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系统
/
/
/
2016年初昆明一场雪

2016年初昆明一场雪

  • 发布时间:2016-02-03 00:00

2016年初昆明一场雪

  2016年1月23日(周六),一场在中国大地上了姿意肆虐的超强寒流,终于突破了云岭、乌蒙的阻隔,突袭了“四季如春”的昆明。一时,冷云压顶,竟然飘起了密密的雪花;瞬间,这座“春之城”银装素裹,气温骤降至摄氏零下5度。那熙熙攘攘的街道、空气中总弥漫着花香的城市倏地被冻住了,犹如北国的冰城。

  我伫立在窗前,看着在空中随风飘舞、飘飘洒洒的雪花,卷裹着、覆盖着一切。

  昆明人很少看到雪,很少遇到真正的寒流,这是二十年少见的一次,才半天的时间,竟然飘出了一个北国的冰城,温度骤降了十五度。这飘舞的雪花,唤醒了我关于雪的记忆……

  依稀记得第一次看雪是在我的童年,国家最为困难的六十年代初的冬天。一群衣着褴褛的小学生,挤在教室的墙角里玩”榨油渣”取暖。突然,有人喊“下雪了”,大家一哄而散,呼地一下冲到院子里,伸出冻红的小手,仰着脖子去接雪。那不是雪花,一阵细米粒般的小冰珠,从天空中夹着雨点砸了下来,在地上还蹦蹦乱跳。须曳,地上就铺了一小薄层。同学们到处捧雪珠,相互抛撒,被雪珠滑到的,引出阵阵笑声…….

  老师告诉我们,那不是雪,是冰雹。真正的雪如花,呈六角棱花状。我多盼着再下一场真正的“雪”,真想看看那六角棱形的雪花。但那只不过是我童年的梦,因为童年时昆明的冬天确实不太冷,亦没有真正的雪。

  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雪,已经是我的青年时代。

  八十年代未的一个冬天,我正站在办公室的门口,连阴冷了几天的空中,淅淅沥沥地飘起了小雨,继而,雨中夹着小雪,后来竟是随风飘落的雪花。我冲进雪中,脱下帽子接住那雪花。啊!竟然是我盼望许久的六角棱雪花。我高声叫着……,引来无数的工友,站在雪中伸手去接。我第一次看见雪花,就被震惊了,雪花晶莹剔透、规则的六棱体花瓣叶纹清晰,几何状排列如此规整,竟不多一丝亦不会少一点,大自然竟是如此的神奇,美得无以伦比。我被深深吸引了,凭着青春的狂热,心底里呼喊着:“雪花!我爱你!”

  然而,使我永生难忘的那场大雪,却下在2000年来临的那冬天。

  几天的连绵阴雨,湿冷难耐。为了花卉基地的防寒御雪,已整整忙乱了十多天的我,累得回家倒头就睡。半夜,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把我惊醒。

  “下雪了!”我连忙披衣驾车冲向大棚,路上零星飘洒的雪花突变成了裹着风的大雪直撞车窗。冲进棚区,眼前已成一片惨白。棚顶的塑料膜在积雪的重压下,不断下坠,钢制的棚架开始变形,棚架地基也受压下沉。铲雪!铲雪!风雪中,全基地所有职工和从附近赶来的民工兄弟们,站上棚顶铲除积雪。然而,雪下得实在太大了。为保证人员的安全,只有暂停铲雪作业。我无奈地站在雪地里,祈求着上天……快停住吧!大雪……这是全基地人员一年的辛勤劳动,这是近千万投资的花卉基地,春节即将上市的花卉……停下吧!放过我们。

  突然,“吱”的一声响,紧接着“哗、哗、哗”三声连响。基地最先自建的三座简易棚在一阵腾起的雪雾中垮塌了。

  “保棚破膜!”下达了这道最后的命令,我完全呆站在雪中。我不清楚,职工们是如何冒着危险划破了所有大棚顶价值二十多万的塑料膜。然而,几百万的大棚设施保住了……我木然地站在雪地里,一股眼泪被冰冷的脸颊贴住,心完全被冻住了。

  雪过天睛,看着那些在雪堆里残存的花朵,我的心流着血。

  从那次雪后,我恨雪。这些从天外悄然而至、轻盈飘逸的雪花聚在地,雪,它竟然如此地残酷无情,如此无情的摧毁着一切,掩盖掉一切……

  后来亦经历了几次雪,由于我们有了一定的抗雪经验,设施的加强和气象预报的准确性提高了,损失就小多了。

  当然,昆明的雪不算太大,我真正体验到大雪,是在波士顿儿子那儿。2012年冬天,那儿遭遇了六十年一遇的暴风雪。连续一周的大雪,暴风卷着狂雪,不分昼夜的肆虐,撕毁、摧毁、淹埋着一切。夜晚听着狂风的嘶叫,看着那裹着狂风、在夜空中上下翻滚的雪龙。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狂威。

  零下20度,我站在挂着冰凌的窗台后,看着这平地里突然聚起的一公尺厚的雪原,看着路边被铲雪车铲出几公尺高的雪墙。我不敢再爱这雪了。

  我想起同伴们,想起基地那些娇美的花,想起我小时难得见到雪的昆明,想起那捧在帽子里的雪花……那才是我心中的最美的雪。

  愿明天能天睛,我愿我的英茂花卉同伴们能平安!  

返回列表

2016年初昆明一场雪

2016年初昆明一场雪

  • 发布时间:2016-02-03 00:00

  2016年1月23日(周六),一场在中国大地上了姿意肆虐的超强寒流,终于突破了云岭、乌蒙的阻隔,突袭了“四季如春”的昆明。一时,冷云压顶,竟然飘起了密密的雪花;瞬间,这座“春之城”银装素裹,气温骤降至摄氏零下5度。那熙熙攘攘的街道、空气中总弥漫着花香的城市倏地被冻住了,犹如北国的冰城。

  我伫立在窗前,看着在空中随风飘舞、飘飘洒洒的雪花,卷裹着、覆盖着一切。

  昆明人很少看到雪,很少遇到真正的寒流,这是二十年少见的一次,才半天的时间,竟然飘出了一个北国的冰城,温度骤降了十五度。这飘舞的雪花,唤醒了我关于雪的记忆……

  依稀记得第一次看雪是在我的童年,国家最为困难的六十年代初的冬天。一群衣着褴褛的小学生,挤在教室的墙角里玩”榨油渣”取暖。突然,有人喊“下雪了”,大家一哄而散,呼地一下冲到院子里,伸出冻红的小手,仰着脖子去接雪。那不是雪花,一阵细米粒般的小冰珠,从天空中夹着雨点砸了下来,在地上还蹦蹦乱跳。须曳,地上就铺了一小薄层。同学们到处捧雪珠,相互抛撒,被雪珠滑到的,引出阵阵笑声…….

  老师告诉我们,那不是雪,是冰雹。真正的雪如花,呈六角棱花状。我多盼着再下一场真正的“雪”,真想看看那六角棱形的雪花。但那只不过是我童年的梦,因为童年时昆明的冬天确实不太冷,亦没有真正的雪。

  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雪,已经是我的青年时代。

  八十年代未的一个冬天,我正站在办公室的门口,连阴冷了几天的空中,淅淅沥沥地飘起了小雨,继而,雨中夹着小雪,后来竟是随风飘落的雪花。我冲进雪中,脱下帽子接住那雪花。啊!竟然是我盼望许久的六角棱雪花。我高声叫着……,引来无数的工友,站在雪中伸手去接。我第一次看见雪花,就被震惊了,雪花晶莹剔透、规则的六棱体花瓣叶纹清晰,几何状排列如此规整,竟不多一丝亦不会少一点,大自然竟是如此的神奇,美得无以伦比。我被深深吸引了,凭着青春的狂热,心底里呼喊着:“雪花!我爱你!”

  然而,使我永生难忘的那场大雪,却下在2000年来临的那冬天。

  几天的连绵阴雨,湿冷难耐。为了花卉基地的防寒御雪,已整整忙乱了十多天的我,累得回家倒头就睡。半夜,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把我惊醒。

  “下雪了!”我连忙披衣驾车冲向大棚,路上零星飘洒的雪花突变成了裹着风的大雪直撞车窗。冲进棚区,眼前已成一片惨白。棚顶的塑料膜在积雪的重压下,不断下坠,钢制的棚架开始变形,棚架地基也受压下沉。铲雪!铲雪!风雪中,全基地所有职工和从附近赶来的民工兄弟们,站上棚顶铲除积雪。然而,雪下得实在太大了。为保证人员的安全,只有暂停铲雪作业。我无奈地站在雪地里,祈求着上天……快停住吧!大雪……这是全基地人员一年的辛勤劳动,这是近千万投资的花卉基地,春节即将上市的花卉……停下吧!放过我们。

  突然,“吱”的一声响,紧接着“哗、哗、哗”三声连响。基地最先自建的三座简易棚在一阵腾起的雪雾中垮塌了。

  “保棚破膜!”下达了这道最后的命令,我完全呆站在雪中。我不清楚,职工们是如何冒着危险划破了所有大棚顶价值二十多万的塑料膜。然而,几百万的大棚设施保住了……我木然地站在雪地里,一股眼泪被冰冷的脸颊贴住,心完全被冻住了。

  雪过天睛,看着那些在雪堆里残存的花朵,我的心流着血。

  从那次雪后,我恨雪。这些从天外悄然而至、轻盈飘逸的雪花聚在地,雪,它竟然如此地残酷无情,如此无情的摧毁着一切,掩盖掉一切……

  后来亦经历了几次雪,由于我们有了一定的抗雪经验,设施的加强和气象预报的准确性提高了,损失就小多了。

  当然,昆明的雪不算太大,我真正体验到大雪,是在波士顿儿子那儿。2012年冬天,那儿遭遇了六十年一遇的暴风雪。连续一周的大雪,暴风卷着狂雪,不分昼夜的肆虐,撕毁、摧毁、淹埋着一切。夜晚听着狂风的嘶叫,看着那裹着狂风、在夜空中上下翻滚的雪龙。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狂威。

  零下20度,我站在挂着冰凌的窗台后,看着这平地里突然聚起的一公尺厚的雪原,看着路边被铲雪车铲出几公尺高的雪墙。我不敢再爱这雪了。

  我想起同伴们,想起基地那些娇美的花,想起我小时难得见到雪的昆明,想起那捧在帽子里的雪花……那才是我心中的最美的雪。

  愿明天能天睛,我愿我的英茂花卉同伴们能平安!  

返回列表
云南英茂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滇ICP备11003426号
sy
首页